又一轮资本潮来袭,考量教育人魄力与初心

文/本报记者 郭帅

2017-09-13期10版

在政策环境和市场需求的双重驱动下,教育产业市场规模日趋扩大,“营利性民办教育”政策放开,清理了民办教育与资本市场之间的法律障碍。

■新闻背景:

●国务院颁布的《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兴办教育促进民办教育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中明确指出:“鼓励和吸引社会资金进入教育领域举办学校或者投入项目建设。创新教育投融资机制,多渠道吸引社会资金,扩大办学资金来源。鼓励金融机构在风险可控前提下开发适合民办学校特点的金融产品……”

●今年9月1日起,民促法新法正式实施,标志着我国民办教育全面进入分类管理时代,营利性民办教育合法化。这进一步促进了民办教育行业的发展,很多教育类企业借此东风准备登陆资本市场;高考改革、双创教育、建设现代化职业教育等政策推动,也将潜移默化引导教育需求、内容等变化。

教育行业引资本青睐

幼教机构“红黄蓝”近日申请赴美上市,引发业内关注。

最近一段时间,民办教育机构上市频频,2017年,民生教育、宇华教育、睿见教育等多家民办教育集团纷纷在港上市,其中不乏K12教育业务板块(指从幼儿园到高中期间所接受的基础教育)的身影。据媒体报道,地产、商贸、科技等行业资本纷纷试水教育领域。

“上个世纪90年代,我要满世界去主动找投资,给投资人讲学前教育市场的前景,但没有多少投资人了解学前教育。而现在,投资人会做好功课主动找上门。”谈及这几年投资人对教育领域态度的转变,北京东方之星幼儿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杨文泽感叹道。

多年来,资金问题一直制约着很多民办学校的发展。鼎奇幼教董事长翟乾宇刚刚经历了一场与资本的“亲密接触”:今年7月,威创股份出资1.06亿元收购鼎奇幼教70%股份。“人们都说,理想丰满但现实骨感。原来资金不足时,连理想都不敢丰满。被收购以后,最大的感受是,敢去想更宏大的未来了。”翟乾宇笑着说。威创作为高科技企业,除了给鼎奇带来资金的支持,也带来了先进技术和高端管理人才。比如鼎奇团队之前一直想做的OA(办公自动化)系统。“前段时间威创集团给我们派来了战略人力资源专家、长江商学院教授罗月儿,这是我们以前请不到的。”

两年前,翟乾宇的理想是自己退休前,鼎奇幼教的园区可以办到三四十所(2016年时鼎奇幼教有14所园区),而现在被收购后手里有了更多现金,虽然角色改变了,但是翟乾宇对鼎奇的未来更加笃定和从容。鼎奇幼教被资本市场全方位审视后得到认可让翟乾宇信心倍增,翟乾宇认为这是对他的教育理念和运营能力的认可。翟乾宇希望,通过新资源的配置和资金的支持,能够让自己的教育理念影响更多的教育机构,惠及更多家庭和孩子。

“学前教育的可提升空间还很大,有情怀的教育人碰到对教育非常了解的投资人,肯定会碰撞出更多的火花,提高办学效率,形成自己的独有品牌。”翟乾宇说。

众多民办学校的转型升级需要强大的资金支持,而丰裕的资金亦需要优质的教育项目滋润。据和君咨询高级咨询师任涛介绍,投资教育行业具有一定的投资优势:规范的教育机构贯彻党和国家的方针,发展方向不会有偏差;教育内容和资源具有抗周期性风险的能力;民办教育因为学费预付,保障了学校现金流的相对充沛,遏制了因原料上涨导致的风险;教育行业多不受金融危机的影响,经营风险较小。

据了解,以从事汽车零部件业务为主业完成资本累积的首控集团正紧锣密鼓布局民办教育,已累计投入超36亿港元进军国内外教育市场。目前公布的《2017年上半年报》,总营收达9.9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6.3%,其中教育运营业务营收为1.47亿元人民币,是首控集团的主要营收业务,报告期内,首控集团形成了以教育投资并购为基础,教育金融服务和教育管理服务为两翼的三驾齐驱态势,初步实现了全球教育资源的布局。

这样的收购并购已成为资本进入教育的主要方式。2017年至今,A股涉及教育资产的并购案已有19起。有专注教育行业的投资人表示,伴随今年9月新修订的民办教育促进法正式实施,产业资本将加速在教育市场“跑马圈地”。

数据显示,目前国内教育行业资产证券化率不足5%,民促法新法此次为非义务阶段民办学校扫除了证券化障碍,学前教育、职业教育、K12课外辅导等在资产所有权和税收政策方面更为明确,更容易满足上市需求。任涛表示:“民促法新法的实施将推动中国教育资产证券化。”

教育人需要有情怀的资本

回忆起第一次跟威创股份的投资经理张征的碰面,翟乾宇说,“当时的第一感觉是觉得自己发展得很好,没有必要跟资本接触。当时只是想扎扎实实把我的园区做好。”一位金融领域的同学建议翟乾宇认真考虑,作为举办者要视野开拓,想把事业做大必须接触资本。翟乾宇放下对资本的“成见”,开始自己补课,渐渐认识了资本力量的强大,也清楚了资本的两面性,“资本并没有那么可怕,如果充分发挥资本的积极作用,对幼儿园办学将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对于翟乾宇来说,和威创集团的进一步接触让他除了兴奋外,也增添了担忧。兴奋的是因缺乏资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梦想”可以借助资本的力量实践并且达成;担忧的是资本介入后动摇了做教育的初衷和根本。

威创集团董事长何正宇充分尊重学前教育的发展规律,不追求急功近利,他对举办者的绝对信任让翟乾宇的担忧渐渐散去,“开始真的很痛苦,有卖儿卖女的感觉,现在对资本有了更深的理解。只要投资人不是在追求短期逐利,对教育有深刻的理解,更多的资金投入对园区发展肯定是有好处的。”

“相比房地产等领域投资,很多投资方更希望做像教育行业这样具有企业情怀的投资。”众所周知,教育是一个长周期、慢回报的行业。翟乾宇说,“如果用传统的投资理念去投资教育,会适得其反,投资回报一定不高。”他认为,急功近利是投资教育行业的一大弊病,这很容易毁掉一个比较有前景的机构。“做教育投资需要懂这个行业,有情怀的资本,才能投到有情怀的项目。”

任涛介绍,民办教育投资趋势由最初的大规模扩张发展到提高质量为主,各方已经认识到办学质量是民办学校的生命线。当前,教育行业已经过了热钱高速涌入高回报的阶段,现在的投资人更追求一种可持续且不低于市场回报率的投入。

杨文泽告诉记者,相比担忧,面对资本他更多的是兴奋。“资本的大量涌入,意味着民办教育快速发展的机会到来了,同时也会吸引更多专业人才的加入。由于资本的本身特性要求企业完善治理结构,这也会带来管理水平的大幅提升。”杨文泽认为,资本注入引来的行业内的良性竞争会让民办教育进入一个崭新的阶段。

进入资本市场需不忘教育初心

2006年新东方的上市,完成了教育机构与国际资本对接的启蒙工作,很多民办教育举办者开始领略到资本市场的巨大魔力。安博、学大、巨人等教育机构此后几年在资本市场崭露头角,随后诺亚舟和弘成教育也分别在纽约交易所、纳斯达克上市。

新东方的成功上市,在于它在外语培训的专业领域首屈一指,二十一世纪幼儿园总园长朱敏认为:“民办教育无论如何与资本接触,首要任务还是要做大做强。资金的注入最重要的作用是整合资源。”

目前行业内存在大量逐利短期行为,与教育特性相违背。“所以要求投资人不能用纯经济的角度做教育,纯粹逐利的资本并不适宜进入教育行业。”任涛说。

教育与资本的碰撞还存在哪些挑战?“教育行业投资历史短暂,专业人才稀缺;教育是非标产品,对投资人的眼光和判断力要求更高;目前投资模式多以兼并购为主,对项目的影响力度较大;中小型项目尤其是小微项目,退出渠道有限,选择余地狭窄。”任涛说,很多跨界投资方并不了解教育领域,除了资金无法给予其他资源支持。抱有“借助风口,低买高卖”投资预期的可能无法实现;跨界投资方除了资金,无法给项目提供其他资源。

“教育具有自身发展规律,需要长期的口碑相传,百年老校绝不是靠大量资金投入,而是要靠时间的沉淀。”翟乾宇说。

任涛建议看好教育领域的投资人,要对行业有充分认识、充分判断,不忘初心。充分考虑投资目标的出发点、必要性;项目运营是否有足够潜力?是否与自身业务有协同效应?是否已做好风险应对预案?“理性投资,充分考虑项目未来收益能否覆盖投资成本并带来预期回报。”

民办教育培训市场既有经济效益属性,又有社会效益属性,实践中,民办学校不得不在发展规模与教育质量保障,经济效益与教育理想,投资者与受教育者之间的博弈中寻求平衡。

虽然资本进入已经合法化,但无论教育教学机构还是管理机构都还需要一个适应过程。“A股市场或许可能迎来一轮教育企业资产证券化的浪潮,但就目前来看,短则需要一两年,长则需要三五年的时间。”任涛说:“尽管投资者已经明确如何在教育行业实现利益最大化,但很多民办学校仍然对当前投资趋势持观望态度。”

在杨文泽看来,作为民办教育的举办者,首先要认同资本对教育行业起到的积极作用,但也应该在健康的体制机制下迎接资本、保住教育的根本。“在资本的浪潮中,自然会形成行业内的竞争态势,优胜劣汰。新一轮的竞争已经到来,原地踏步肯定不行,只有顺势而行,应变提升。”

翟乾宇认为,“经过资本检验的民办教育,无论财务、管理等各方面,肯定会更加规范化,新一轮竞争中胜出的民办教育会得到全方位的提升,最终受惠的是学生,他们将得到更加优质、个性化的教育教学内容。”

在朱敏看来,最后胜出的一定是有自己独特品牌与定位的学校或机构。“在资本面前,举办者首先要保持定力,始终不忘办教育的初衷是树德立人,才能不被资本所绑架。无论资本如何介入,举办者首先要做的都应把教育品牌做大做强。只有自己强大才能更从容地融入资本大潮,使自己发展壮大。”

朱敏表示,在面对资本时,民办学校举办者的目标起到决定性作用,“举办者对资本的态度,既要积极开放,又要审慎选择。合作需要有前提,双方需要教育理念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