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快建立婴幼儿身份识别信息库

高素华 于观宇

2017-08-21期06版

长期以来,我国儿童拐卖、走失现象大量存在,严重影响了社会发展与和谐稳定。同时,我国个人信息数据采集较为薄弱,绝大多数公民只有身份证里的基本信息,少量有犯罪前科或者考驾照采集过指纹的才有指纹信息,而虹膜、DNA信息采集几乎是空白,这对于打击犯罪、事故罹难者身份识别以及未来可能的全民信息大数据库等工作都存在相当大的制约。而身份信息采集又需要大量人力物力以及科技支撑,也需要百姓的支持,信息安全的发展,不可能一蹴而就,必然是个长期的循序渐进的过程。为此建议:

一、对我国出生的新生儿采集身份信息。我国人口基数特别大,现有成年人群已较为稳定,有过犯罪前科的公安部门已有详实的身份信息记录,不必再进行大数据收集。但是,非常有必要采集新生儿的数据,一方面是可以有效打击拐卖儿童犯罪,另一方面可以逐步建立起全民身份信息库。

二、身份信息采集建议包括指纹、DNA、虹膜等。指纹信息采集方便,成本低廉,但是由于2周岁前儿童手指纹路还不稳定,建议在2周岁后进行采集。DNA数据是进行身份比对最准确的信息,该信息也是人最基本的个人信息,其采集成本也较高,可自愿开展采集录入。虹膜信息比对准确、快速,自新生儿出生3个月后终身几乎不可能发生变化,现在已经成为门禁常用的身份识别方式之一,同时科技含量较高的手机也开始采用虹膜识别。在我国,已有高校开展相关研究,并取得了一定成绩。建议政府在打击拐卖儿童、缓刑和刑满释放人员管理等方面和科研院所、高校进行联合,尽快开展虹膜信息采集,特别是新生儿的采集工作。除此之外还可根据需要开展其他的身份信息采集工作。

三、选择试点城市或省份开展试点积累经验。开展个人身份信息数据采集,建立数据库的初期,可以选择几个有代表性的地区开展试点,积累经验,这样既可以避免大量重复性的错误,也可以让大众有个循序渐进的认知、接受过程。

四、根据经验积累、社会反应及时总结并立法保障。政府任何工作都离不开法律的保障和监督,公民信息的采集也是如此。在公民信息采集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存在个人信息安全和公民个人隐私的问题。这一方面需要大众的理解接受,另一方面也需要通过立法来保障,只有依照法律开展工作才是长期有效的。

(作者单位:农工党安徽省芜湖市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