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自信需要发达的文化产业

文/周文彰

2017-07-17期10版

习近平总书记要求我们树立文化自信。那么,文化产业对于文化自信具有什么价值和意义,或者说,文化产业在文化自信中的地位和作用如何呢?在我们看来,文化产业是文化自信的重要来源和重要根据;坚定的文化自信需要发达的文化产业来支撑。

文化自信的“文化”构成如何

文化自信的“文化”指的是什么呢?这是一个值得好好理一理的问题。理清楚了,对于过去的文化,可以知道去梳理和继承什么;对于现在和未来的文化,可以知道着力去建构什么。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我们党成立95周年的讲话时,明确指出了传统文化、革命文化和先进文化三个部分,他说:“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在5000多年文明发展中孕育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党和人民伟大斗争中孕育的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层的精神追求,代表着中华民族独特的精神标识。”总书记的论述,既是纵向的、时间的,又包含横向的、空间的,为我们细化研究指明了方向。

自信,是自我肯定、自我确信。自信的时间维度,既指向过去和当下,也指向未来。当指向过去和当下时,自信是肯定和确信自己的言行是正确的、有价值的、成功的,从而充满自豪;当指向未来时,自信是肯定和确信自己行将发生的言行是正确的、有价值的、成功的,从而充满信心,坚定既定的目标、战略、思路、方法等。文化自信,产生于过去,着眼于未来;过去使我们自豪,未来使我们坚定。

那么,能够让我们自信的文化应当是什么样的文化呢?

我们能够自信的文化,应当有灿烂的文化历史、文化现实和文化未来。如果我们没有5000多年的文化历史,要说文化自信,就缺乏底气。文化现实、文化未来对于文化自信的确立,也是如此。

我们能够自信的文化,应当有精神形态的文化和物质形态的文化。精神形态的文化即如文化精神、文化观念,特别是价值观;物质形态的文化,指文化设施、建筑、科技发明、历史遗址、艺术作品等。“优秀文艺作品反映着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文化创造能力和水平。没有优秀作品,其他事情搞得再热闹、再花哨,那也只是表面文章。”(习近平:《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

我们能够自信的文化,应当有激励创新突破的文化氛围、鼓励文化创作生产的文化制度、敢于担当勇于创新的文化人才。对于文化氛围和文化制度,习近平总书记说道:“先秦时期,我国出现了百家争鸣的兴盛局面,开创了我国古代文化的一个鼎盛期。”对于文化人才,习近平总书记在列举了各有关国家的文化巨匠后说:“我国就更多了,从老子、孔子、庄子、孟子、屈原、王羲之、李白、杜甫、苏轼、辛弃疾、关汉卿、曹雪芹,到‘鲁郭茅巴老曹’(鲁迅、郭沫若、茅盾、巴金、老舍、曹禺),到聂耳、冼星海、梅兰芳、齐白石、徐悲鸿……产生了灿若星辰的文艺大师。”(习近平:《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在哲学社会科学方面,总书记如数家珍般地列举了从古到今我国历史上那些最有影响的思想家们。

我们能够自信的文化,应当有繁荣的文化事业和发达的文化产业。文化事业是满足人民群众基本文化需求的,主要由政府提供,重点是覆盖所有居委会和村委会。为此,2016年12月25日,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以法律的形式要求各级政府提供公共文化服务、让人民群众享受公共文化服务。公共文化服务将实现从可多可少、可急可缓的随机状态,到标准化、均等化、专业化发展的跨越。同时,我们能够自信的文化还应当包括发达的文化产业。没有文化产业的兴旺发达,文化自信也受影响。这是我要重点阐述的话题。

以上只是从理论和理想的角度来谈的。至于某一个具体国家,面面俱到的情况很少。比如,有灿烂文化历史的国家,今天在文化上不一定引人关注;没有多长历史的国家,并不影响它们今天在文化上独领风骚。但是,文化方方面面的发展,作为我国的努力目标,则是必须的。

文化自信需要发达的文化产业

把文化划分为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是这些年我国文化体制改革的重要成果。过去,我们长期缺乏这种认识,是导致文化落后的原因之一:本应由政府承担的文化事业,长期投入不足;本应由企业为主体的文化产业,则长期躺在政府身上。结果两类文化的投入都严重不足,文化发展极其缓慢。这些年,文化产业在文化构成中的地位、在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中的地位,越来越清晰,越来越被更多的人所认识。

首先,文化自信需要发达的文化产业构成完整的文化格局。我们已经吹响了推动文化大繁荣大发展的结集号;文化产业是文化的另一半;文化大发展大繁荣依赖于文化产业的发达。

第二,文化自信需要发达的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性产业。文化产业消耗资源少,消耗能源少,污染少,附加值高;一国的文化产业的发展程度,成了一国经济结构调整、产业升级换代的标志之一。换言之,文化产业对国民经济的贡献程度,成了文化自信的重要支撑。

第三,文化自信需要发达的文化产业为人民生活提供越来越丰富的文化商品。吃饱穿暖曾经长期是人民幸福生活的标志。改革开放带来的大踏步发展,改变了这种初级水平的幸福观。越是往后,文化消费水平对于衡量幸福与否的权重会越来越高,幸福不再只是吃饱穿暖。只有当人们不再满足于公共文化服务,而把越来越多的收入用于文化商品消费的时候,幸福才是具有越来越高的含金量的幸福。也就是说,文化产业对人民幸福的贡献率,成了文化自信的重要支撑。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到,文化自信内在地包含文化产业自信,文化自信迫切需要发达的文化产业提供支撑。文化产业不发展不行,发展慢了也不行。

龙永图同志在一次演讲中曾经介绍,澳大利亚的一家报纸发表文章说,我们暂且不讨论中国经济总量什么时候能够超过美国,先问问另外三个“什么时候”:1.什么时候全球的精英把孩子送到中国留学,而不是像今天把他们的孩子送到美国、欧洲留学?2.什么时候全球的年轻人最欣赏中国的电影、文化、图书,而不是像今天他们最喜欢的是美国、欧洲的电影、音乐、图书?3.什么时候全球的消费者选择产品时,首选中国的品牌?显然,回答这些问题,几乎都是我国文化产业的任务。树立文化自信,我们就要立志,将来有一天,我们会用事实回答好这“三问”。

文化产业怎样才能增强我们的文化自信呢?我初步考虑,应当符合以下几点要求。

第一,应当在国民经济中占有较大的份额;第二,应当有一批进入世界排行榜的龙头企业;第三,应当有一大批世界知名的品牌;第四,应当与先进科学技术亦步亦趋;第五,应当在全球文化市场占有较大比重。现在,人们越来越多地关注文化走出去。文化产业不仅要针对和开拓国内市场,也要瞄准和拓展国际市场。前几年有资料说,世界文化市场,美国占43%,日本占10%,我国占4%。在拓展世界文化市场方面,我想我们还任重道远。

(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