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妻子说老家方言

文/汪志

2017-07-17期07版

携西北的妻子回南方老家探望父母,晚上和一帮很久没有见面的老同学聚在酒桌上叙旧,妻子也去凑热闹。席间,我和老同学们用老家方言聊着儿时候的糗事,妻子笑得前仰后合,还不时地用老家方言插嘴逗趣,老同学们惊诧地望着妻子:“啊呀呀,你的老家话讲得不赖呀,是不是老汪教你港(讲)的?”妻子点点头。

我的老家在长江中下游地区,30多年前,刚20出头的我来到偏远的大西北工作,不久便与身为西北人的妻子结婚成家。记得第一次带妻子回老家时,由于故乡话是地道的江淮语调和词汇,且说话很快,妻子一句都听不懂。回来后妻子跟我说,抽时间把你们老家的那“鸟语”多教教我,以后好和你们老家人沟通。从那天起,我就开始教妻子说老家方言。

其实,乡音是一道不可逾越的乡愁,更是一种文化传承。在我们老家,方言把讲话叫“港话”,把“今天”说成gaoge(高格),把“明天”说成maoge(毛格),把后天说成haoge(号格),把“回家”说成“gakai”(嘎开),把勺子称作“调子”,把厕所称作“maosi(茅斯)”,把小腿说成“腿八柱子”……而且许多方言称谓也很特殊,且用“阿”字开头,如尊父亲为“阿爷”,尊爷爷为“阿爹”,尊父亲的姐妹为“阿姥”,把外婆称作“家(嘎)布奶奶”,把外公称作“家(嘎)布爹爹”。

在西北工作多年,我很少遇到老家人,时间长了偶尔会忘记老家的方言词汇和发音。于是,我和妻子经常在家用老家的方言交流。前几天我从外地出差回家,已经晚上8点多了,妻子问我:格乞呐(吃了没有)?我说:还没吃。妻子说:吃面个中(行不行)?我说:中(行)。

妻子开了家女装小店铺,一次与一家批发商为价格吵了几句,气愤中妻子忽然冒出了句老家骂人的方言,她以为对方听不懂,想不到对方一听立马笑开了:“你也是我们老嘎(家)的人呀。”原来对方老家和我老家是邻乡,妻子的方言一下拉近了双方的距离,不仅不再争吵,对方还主动降低了服饰的价钱。如今妻子每次提货时,那儿都是她的“根据地”。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方言是一个地域的文化之根,它是语言鲜活的族谱,更是语言传承的史册,即便在外时间再长,也应该将其牢记心中,永不相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