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协会乱收费当从“削权”入手

文/何勇海

2017-07-17期05版

近期,国务院召开“全国深化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电视电话会议”提出,现在有些行业协会商会依托部门职责和垄断地位,强制或变相强制企业入会缴费,有的收费畸高。有媒体采访发现,行业协会商会多与相关行政部门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凭着官方背景强制企业入会,并设立五花八门的名目向企业违规收费。有矿产企业“被迫”加入6家行业协会,没有享受到什么服务,但每年会费支出达20多万元。

行业协会商会强制企业入会,并收取会费,甚至违规向企业收取会议费、赞助费、考试培训费、自律保证金等五花八门的费用,无疑给企业增添了沉重负担。而协会商会之所以有底气强制或变相强制企业入会缴费,且长期收费、收费畸高,要么是利用其垄断了市场的优势,收取入行、入门费。企业如若不愿意缴费入会,恐怕就意味着不能参与行业内的评星评级等业务,甚至可能进入不了某个领域的市场。要么是依靠行政部门赋予的评审评比、资质许可等权力乱收费,企业为了顺利通过评审评比或资质许可,往往只有选择“花钱买平安”。

为给企业减轻经济负担、松绑行政束缚,国家相关部门这些年都在要求全面清理规范行业协会商会涉企收费,然而“上面雷声大,掀起千层浪”,下面则是“雨点小,动静弱”,一些地方部门放不下手中的权和利,一些协会商会看似已经脱钩,实则藕断丝连。一些行政评审评比看似被取消,实则交给了协会商会在打理,协会商会不仅没断“权力之奶”,反而被“权力之奶”喂养得更滋润,成为协会商会乱象“剪不断理还乱”的根源。

这一次国务院提出,对行业协会商会、各类中介机构收费项目要全面清理整顿,是减轻企业负担的必要之举。除此,还当继续深入推进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让权力的回归权力,让市场的回归市场,并对假脱钩者予以严惩,彻底“去官方化”才是对协会商会的削权;“去官方化”后,协会商会还当引入竞争机制,探索“一行多会”,形成市场竞争,打破行业垄断,让失民心者失市场;同时,还要清查哪些协会商会“只收钱不服务”,对这类“敛财协会”当予以尽快撤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