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苏马荡

———全国政协民宗委考察湖北土家族山村健康养老产业见闻

文/图 本报记者 李木元

2017-07-17期05版

望着林海和雾霭中耸立的座座高楼,初到湖北苏马荡的每个人都不相信这是一个小山村。

然而,就是这个小山村给了一个让世人惊诧的变化。从2012年的不到3亿元,到现在的100亿元,伴随着固定资产投资规模的迅速扩大,苏马荡及周边村子不到2平方公里区域内,居住人口从2万人增长到18万人。5年的开发建设让一个小山村蜕变成了小山城。

就像一个硬币的两面一样,自从苏马荡由默默无闻到远近闻名,争论如影随形。

7月初,全国政协“发挥民族地区生态优势,发展健康养老产业”专题考察组来到苏马荡,考察组组长、全国政协民宗委副主任杨松表示,希望通过解剖麻雀,总结经验,为推动我国健康养老产业发展建言献策。

背靠绿水青山的穷山村

苏马荡是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利川市谋道镇的一个小山村。千百年来,这个村庄一直保留着土家族原生态特色,且终年气候凉爽,是人们旅游、休闲、度假、纳凉、养老的好去处。

“凉风徐徐,水杉高耸,云蒸霞蔚,宛如人间仙境,难怪老人愿意到此居住!”全国政协委员金蔚赞叹道。

都说“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可10年前,苏马荡的绿水青山却没有为村民带来好的生活,那时苏马荡是国贫县利川市最具代表性的一个贫困村。

“穷到什么程度?”全国政协委员黄元河问。

谋道镇镇长王厚军说,二三十年以前,苏马荡有的人家真是几个人穿一条裤子。长期以来,苏马荡的产业单一,村民们主要靠种植药材为生,可因为种植规模小、分散,脱贫致富的非常少。直到2003年全村人均收入不足2000元。

“为了生计,只能外出打工喽!那个时候,村里人成群结队地到外地打工挣钱,村里就剩下了娃娃和老人。”一位头发有些斑白的杨姓村民对考察组说。

利川市委书记沙玉山介绍,10年前,苏马荡及周边几个最穷的村庄,路上基本上看不到年轻人,是典型的“空壳村”。

从小山村到小山城

“就这么个小山村,怎么汇聚的人气?”全国政协民宗委副主任马铁山说出了考察组所有人的疑惑。

这不得不说说苏马荡的独特优势。区位——位于湖北和重庆交界处,齐岳山至都亭山隧道通行后,到利川城不到半小时;利万高速通行后,不到1小时即可抵达万州。气候——平均气温较低,盛夏平均气温只有22℃,凉爽宜人,而一旁的重庆夏季气温经常在40℃以上。自然景观———这里不仅有植物界活化石——水杉,还有虎山园林、后河秀色、峡谷云海等诸多景点。

2008年,部分万州居民为夏季避暑,与苏马荡居民协商,用其宅基地建房,进而逐渐形成了避暑房市场。后来,开发商也参与进来。沙玉山介绍,到2011年底,开发建成达70万平方米的休闲避暑楼盘。2012年,苏马荡开发进入鼎盛时期,最热闹时40多个小区同时开工,160多座塔吊旋转于青山间。

“这么发展下去可不行,部分村民确实富裕了,可环境破坏、社会秩序混乱、公共服务不到位,难以持续啊!”全国政协委员王伟的话触到了苏马荡的痛点。

同样是2012年,恩施州、利川市领导开始高度重视苏马荡的开发建设管理问题,先后召开30多次现场会和推进会,专题研究苏马荡的开发建设管理问题,并成立了由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任指挥长的苏马荡建设指挥部。起初,利川市采取“堵”的办法,对苏马荡手续不全的违规建筑实施强拆。

然而,市场发育至此,强拆是拆不完的,还会造成较大的社会矛盾。“很快,我们转换了思路,由‘堵’变‘疏’,严格遵循‘在开发中保护,在保护中开发’的原则,科学编制发展规划,严控违法开发和建设行为,走规范化、集约化之路。”沙玉山对考察组说。

这一转变让苏马荡进入了良性发展的快车道。考察组看到,如今的苏马荡,一座座现代化的小区呈现眼前,村子有了宽阔的马路,新建了农贸市场、停车场和市政广场,还投资兴建了自来水厂、垃圾填埋场和污水处理厂……随着地产物业、旅游、物流、餐饮、运输的火热,2016年,苏马荡从业人员达到两万余人,游客达到200万人次,常住游客达到16万人,其中相当部分是来旅游度假的。

苏马荡的产业扶贫效果是明显的。王厚军介绍,由于旅游、养老及其他产业的发展给当地群众提供就业岗位2万余个,带动周边3万多村民脱贫致富。“2015年底,苏马荡所辖8个村农民年人均纯收入达到2万元、户均存款73.2万元,分别较2011年增长2.6倍、8.8倍。”

“苏马荡通过‘旅游+地产’养老推动贫困山村农民脱贫致富,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发挥了积极作用,其经验值得总结。”全国政协委员王寿祥说。

困惑待解

争议随之而来。

有人说,苏马荡通过“市场先行,政府跟进规范”的方式让农民日子好过了、腰包鼓起来了,是个好事情;也有的人说,这种靠土地财政吃饭的模式,持续不了多久。

实际上,各级政府部门对此都有比较清醒的认识,而对于考察组的问题反馈,也十分坦诚。恩施州旅游委副主任胡福先说,现在苏马荡用的几乎全部是关于房地产开发的政策,能否持续是个问题。沙玉山也坦言,如何采取有效措施保持苏马荡等少数民族地区的持续稳定脱贫?这些都是亟待破解的问题。

当听说苏马荡还没有一个未来5-10年的健康养老产业发展规划,全国政协民宗委副主任王学仁建议,尽快完善规划,这对促进健康养老产业健康发展意义重大。

“你们一下子涌入了这么多来这旅游、养老的人,社会治安如何保障?这个问题不解决好,会影响你的品牌。”杨松说。考察组在皇家壹号康养小区卫生服务站了解到,虽然这里老年人常用药比较齐全,但是还缺乏优质的医疗资源和高水平的医生,难以有效推进医养结合。

“所以应配备有执业医师资质的医生,或聘请异地养老的退休医务人员参与医疗服务,又或为医师办理多点执业,让老人住得安心、家人放心。”全国政协委员才让和高炜建议。

“你们的最大优势是良好的生态环境,这么多人涌入村子,环境承载量是个大问题。你们把垃圾填埋处理了,可能会污染环境和水源。”全国政协委员黄巧云建议,有关部门应尽快改进垃圾处理办法。

王伟认为,苏马荡的现状集中反映出了目前我国新型城镇化、新农村建设、农村三产融合中几乎所有的问题。剖析苏马荡,对于探索上述问题的解决方案具有重要意义。他建议中央有关部门组织力量对苏马荡加大考察研究力度,树立一个“解剖麻雀”的范本。

“人多了,配套一定要跟上。”王寿祥建议,尽快完善水、电、路、网、金融服务等基础设施,还要增加医院、学校、邮政、图书馆等公共服务设施的建设。

无论是沙玉山、胡福先,还是王厚军,都希望苏马荡获得更多的政策支持,在健康养老产业发展方面多进行一些探索。

对于苏马荡一行,考察组收获满满。“改革中的问题应该用改革的办法解决,希望地方政府加强顶层设计和部门协调,通过规划引导加快苏马荡健康养老产业提档升级,不要形成新的历史遗留问题,让一个全新的、充满魅力的苏马荡呈现在人们面前。”